首页 | 学校概况 | 教师风采 | 快乐校园 | 德育课堂 | 教学研究 | 飞雪迎春 | 教子有方 | 联系我们 | 访客留言
      迎春飞雪
      活动掠影
      雪园之歌
      雏鹰亮翅

秋天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秋天
                   八年及  161班 卢  玉

                              一

    从MP3里传来《秋天》优美的旋律,果欣恍恍地看着远方,思绪也渐渐远去。
    帝风高中是帝风市最有名的贵族学校,而陈果欣家就是整个帝风市最富裕的人家,她从小就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当她坐在轿车里看着人行道上的行人,她甚至有些羡慕呢。
    那天下午,司机照常来接她,司机从小就看着果欣长大,对果欣是再了解不过了。他甚至比果欣自己更了解。不一会儿,他们就到家了。在诺大的家中,本住着大哥——大哥陈飒原、爷爷和她,但现在大哥去美国了,家中就只剩下了她和爷爷。爷爷这几天好像很忙,都无暇顾及她了。很快,他们就到家了,诺大的家中,就只有她和爷爷,其余的都是佣人,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果欣,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吗?”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大厅里。
    “没有啊,爷爷,你们去吃饭吧。”
    “好。”
    餐桌上,又是那些山珍海味,她皱了皱眉头,但她还是装作吃得很开心,不然,那些厨师又要倒霉了。
    本以为这样的生活会持续下去,可天有不测风云。
    那天,她照常到学校去上课,看到她最好的朋友蒂芬被推倒在地,她忙走过去。那人见是果欣,赶忙逃走了。她把蒡芬扶起、说:“怎么会变成这样,唉,真可怜啊,怎么会被人欺负成这样呢。”说完,她还笑着帮蒂芬拍掉身上的尘土。孰不知蒂芬被她的话语伤得有多深。中午放学后,她跟司机说起这事,司机也认真的听着,他是从小看着小姐长大的,她知道小姐的话有多伤人,他也知道小姐并不是故意的。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小姐时,一通电话来了,说老爷心肌梗塞,已经病逝了,司机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陈果欣,陈果欣马上赶了回去,看着爷爷的遗体,她一下子怔住了,半天没反应,直到女佣扯了她一下,她才反应过来。在当时,她已全然不顾什么大小姐的形象了,趴到爷爷身上大哭起来,许久许久,才在女佣的搀扶下站起来。
    “小姐,你不要太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果欣含泪点点头,问:“怎么,大哥还没回来吗?”
    “小姐,大少爷已经在飞机上了,很快就到了。”
    “哦,那他到了就马上告诉我。”
    “好的,小姐。”
    果欣转过身去,看着爷爷,眼泪又簌簌流了下来。不到一会,管家就告诉她,大少爷已经到了,她才起身要到客厅去。还未等她走到客厅,就传来陈飒原的声音:“果儿,爷爷呢?”
    “爷爷,他在房里。”
    “果儿,怎么会这样,爷爷昨天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就……”
    “医生说爷爷是死于心肌梗塞。”
    “可前段时间去医院检查时,不是什么病都没有吗?怎么会突然心肌梗塞?”飒原边说边看着管家。
   管家很明白少爷的意思。就告诉了他们。
    “少爷,小姐,其实老爷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病。也知道自己已经没多少日子了。我本来是想告诉你们的,可老爷不让我说,老爷怕你们知道后,不能安心考试。他这几天之所以这么忙是因为他在帮你们安排。”
    果欣听到这,眼泪流得更凶了。“爷爷,你怎么能这样呢,病得这么重,还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着……”
    “是啊,爷爷,从小就是您抚养我们,我们还没尽孝,您怎么就走了?”飒原的眼泪也淌了下来。

                                 二

    “少爷、小姐,外面有律师。”
     果欣一看是爷爷的律师。不知爷爷有什么打算。
    “少爷、小姐,老爷在遗嘱中注明,家中的公司全由少爷掌管,小姐继承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但小姐必须一个人到海天集团历练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少爷不准接济小姐,小姐必须靠自己的能力度过这三个月,否则,小姐将不能继承这50%的股份。”
    “不行,我不同意,果儿从小就在家里长大,而且她也十分了解公司的运作。这几年,她也在尝试帮着管理公司啊,为什么她要一个人去海天集团历练,还不准我们帮忙?”
    “少爷,这是爷爷的意思。”
    “哥,没事,我想这是爷爷的苦心,我不违背爷爷的意愿,毕竟,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完成爷爷的意愿了啊。”
    “可是,果儿……”
    “哥,放心吧,我没那么脆弱。”果欣望了望爷爷的房间,“我不会辜负爷爷的期望的。”
    飒原还想说些什么,但再一次看到果欣坚定的眼神后,就没说什么了,他或许是无可奈何,又或许是相信果欣的能力吧。

                               三

    海天集团和帝风集团都是经营房地产业的,但帝风集团比海天集团的业绩要好,可是海天不但没与帝风为敌,两家董事长还成了朋友。这次,果欣到海天去历练,照理说是不会被人欺侮的,但是……
    第二天,海天集团。
    由于没有公布果欣的身份,所以大多数人都以为她是小职员,知道果欣身份的只是一些高级主管。
    果欣在海天任一个普通的职员,刚开始两天,其它人都对果欣非常友好。因为果欣比他们都小,他们都叫她“果子”,果欣也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虽然果欣才认识他们几天,但跟他们相处,仿佛认识了很久似的。
    董事长的女儿——蒂芬来到了公司,听到有人叫果子,听得有点耳熟、她走近一看,发现居然是陈果欣。不由得有些惊讶。就在几天前,老管家跟她说过。
    “小姐,听说陈老爷死后,把所有的家产都分给了陈大少爷,果欣小姐什么也没分到。”
    “不可能吧。”
    “小姐,应该是真的吧。”
    本来她还不确定的,但从今天来看,这应该是真的了。蒂芬觉得这对果欣并不公平,但一想起以前在学校,她那么对待她,还有那尖酸难听的话语,就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一定要报复她!
    “咦,这不是蒂风集团的大小姐陈果欣吗?怎么到这来了。”
果欣听了这话,心里觉得很难受,直到刚才,她才知道蒂芬以前的心情,她转身想离开,不料蒂芬却一把扯住她说:
    “果欣,别走呀,我们一起叙叙旧嘛。”
    “那,我们要谈些什么呢?”
    “别急,可以麻烦你先倒一杯茶给我吗?我有点渴了。”
    “好。”
    果欣倒了一杯茶过来,不料蒂芬却说:
    “果欣,你听错了,我没说我要喝茶呀,我要喝咖啡。”
果欣知道蒂芬是故意为难她。但之前,因为她的话而伤了蒂芬,果欣觉得很内疚,不一会儿,果欣就重新泡好了一杯咖啡,蒂芬可不会这么好心,不禁提高噪门说:
“哎哟,我差点都忘了,我跟别人约好了去逛街的,果欣,这杯咖啡你就自己喝了吧。”
    蒂芬冷哼一声就走了,只剩果欣端着咖啡愣在那里。本来有一个公司职员想去安慰果欣的,但被别人拉住了,并说:
    “喂,你还想不想在这工作啊。”
    “当然想了。”
    “那你就不要去招惹陈果欣了。”
    “为什么啊!”
    “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陈果欣一定是惹恼了蒂芬小姐,不然蒂芬小姐不会这么针对她。我想我们最好不要去理她,不然,谁理谁倒霉。”
语毕,那几个跟果子玩得很好的朋友走了过来,安慰着果欣:
    “算了吧,别跟她计较了。”
    “对啊,不过下次你也要小心点。”
    “嗯,我知道了。”果欣点点头。

                                   四

    这天果欣照常来上班,一到公司,她就感到浑身不舒服。公司里的职员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她,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果子,你快走吧。”
    “为什么啊?”是果欣不解的问。
    “别问了,不然就来不及了。”
    “可是……”
    “站住,偷了公司的机密文件还想溜。”后面传来了蒂芬的声音。
    果欣呆住了。蒂芬刚刚说什么来着。
    “对,就是你,偷走了公司的机密文件。”
    “不,不是我,肯定是你们搞错了。”
    “哼,是吗?可为什么我会拉到你的东西呢?”
    “是什么东西。”
    “咯,就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耳环。”
    果欣看着蒂芬手中的耳环,没错,那耳环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她跟蒂芬一人一只。只是她的耳环在几天前就不见了。
    果欣知道不是自己拿的,但蒂芬却有证据说是她拿的,她也只好求伯父给她几天时间,她要调查清楚。
    “这样,那好吧。”我就相信你这一次。
    “爸,这样不行啊。”蒂芬不安地说。
    但董事长不理睬她的建议,径直走了。
    果子回到办公桌上,她的那几个好友也围了过来。
    “果子,我看这事没这么简单,八成是看人故意陷害你的。”
    “你这叫什么话,什么八在啊是十成。”
    “对啊,果子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什么人啊?”
    “不对啊,如果是外贼怎么能偷到公司这么机密的文件呢?”
    “可是,公司里没人这么恨果子啊?是谁呢?”
    “有一个人很恨果子,是……”
     “对了,是蒂芬。”
    “喂,你干嘛要抢我的话说。”
    我看着几个好友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果欣也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她力说道:“嗯,你们说的也有道理,待会,我找人调查调查。”
    “咦,果欣,你要找谁调查啊?”
    “啊?不是不是,我是说我自己去调查,你们会帮我对不对?”
    “那当然了,我们谁跟谁呀,怎么能不帮忙呢!”
    “嘻嘻!谢谢。”
    果欣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案发现场”看一看,她不一会她就来到档案室的门口……
    “哎,怎么什么都没有啊。”蒂芬在档案室里仔细地找寻着。一直没有什么收获,可是,突然她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件东西——一张纸。
    蒂芬拿着这张纸,来到了家中,把这边纸交给飒原。
    第二天,就有结果了,那张纸上有蒂芬的指纹。果欣惊呆了。“真的是蒂芬,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五

    下午,董事长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心想: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难不成真的是果欣……不对啊,蒂风比海天要好啊,她们没道理要派果欣来偷文件啊……
    “砰、砰、砰。”
    “谁呀?”
    “董事长,是我,您派我的事已经做好了。”
    “嗯,做得不错,把东西拿来吧。”
    “是。”
    原来,他为了以防万一,在文件室装了一个微型的摄像机,这件事谁也不知道,包括蒂芬……
    他把录像从头至尾看了一遍,知道了是谁拿走文件,可蒂芬没理由这么做啊?
第二天,飒原就来到了他家。
    “伯父。”
    “哦,是飒原啊,有什么事嘛!”
    “伯父,我听说你们怀疑里果儿拿了你们的文件?”
    “哦,这件事啊,我们已经查清楚了。我待会就到公司说清楚。”
    “哦,那就谢谢你了伯父。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哐口当。”蒂芬回来了,问:“爸,你打算怎么处理陈果欣那件事啊?”
    “这件事我都了解清楚了,只是我不懂,你为什么要陷害果欣?”
    “爸,你说什么呢?我怎么陷害陈果欣了?”
    “蒂芬别装了,文件室装有摄像头,我都看过录像了。其实只要你向果欣道个歉,我想果欣是会原谅你的。”
    海天集团董事长,蒂芬等一行人来到办公室,把公司的职员都聚集到了一起。说:
    “前几天,我们公司的机密文件被偷了,起姑,我们怀疑是公司新来的一个职员偷的,但经调查,偷文件的别有其人,在这里,我要郑重向果欣道歉,希望她能原谅我们的疏忽。”
    察觉到父亲的眼色,蒂芬极不情愿的向果欣说了一句“对不起。”
    董事长满意的走了。
    “陈果欣,今天算你走运,我们走着瞧好了。”
    望着蒂芬离去的背影,果欣突然觉得陌生起来。
    果然,蒂芬说到做到,她只要一碰到果欣,就处处针对她,渐渐地,果欣也明白了,现在的蒂芬再不是从前那个单纯善良的天使了,而是一个复仇的恶魔。从今以后,不能再处处忍让了,不然,受伤的迟早是自己。
    这不今天一大早,蒂芬就挡住了果欣,要果欣给她擦鞋、果欣不干。
    “陈果欣,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大小姐?”你不是了,你现在只是一个卑微的小职员,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蒂芬气愤的说道。
    “蒂芬,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以为上次那件事我不知道真相嘛?我知道文件是你偷的,是你嫁祸给我的,我在文件室里拉到一张纸,那上面有你的指纹,这应该不算假的吧。”
    “你……”
    她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她有证据不拆穿我而证明她自己的清白呢?
    为了这件事,蒂芬好几天都没有找果欣的麻烦,这难免让人摸不着头脑。

                                六

    大街上,几个鬼鬼崇崇的黑影跟在她身后。
    果欣也察觉到了什么,脚步也不自觉德加快了。
    “少爷,小姐按了追踪器,我们发现小姐的后面好像有人跟踪。”
    “什么,果儿她现在在哪儿?马上去开车,我们马上赶过去。”
    “是,少爷。”
    飒原带着一些人赶到果欣那儿,幸好他来得快,不然,果欣就惨了,飒原赶到时,果欣已经被团团围住了。
    “快,赶快去把果儿带出来,别让他们跑了。”
    “是,少爷。”
    很快,果欣就顺利出来了,飒原也从车里走了出来。
    “说,是谁指使你们的?”飒原问。
    “不知道。”
    “不知道?”飒原挑了挑眉,对管家说道:“那就把他们送警局。”
    “别,我们是真的不知道是谁,听声音好像是个女的。他坐在车里,我们看不清,好像有人叫她什么蒂芬小姐的。我就知道这么多了。你们就把我们放了吧!”
    “管家,把他们放了。”
 b   “等等,”果欣突然叫道。“你们以后别再干违法的事”了,如果实在没事的话,就去帝风当保安吧。
    “谢谢,谢谢……”
    果欣和飒原回到了车上,果欣本想回家,但飒原执意要去找蒂芬。不一会儿,就到了。蒂芬在看到他们时,很显然吃了一惊,但很快就镇静下来。
飒原从蒂芬身边走过。看也不看她一眼。
    “伯父,我来是有点事想问你们。”
    “什么事啊?飒原。”
   “伯父,请问果儿是做错了什么吗?蒂芬竟派人去绑架她。”
   “飒原,这不可能吧,果欣和蒂芬是好朋友,蒂芬怎么会派人绑架她呢?再说……”
    “爸,别说了,这事是我做的。”
    “蒂芬,你怎么能这么做呢?”
    “那是她活该,只要她没做什么事我不会这么对她,但,在学校侮辱我的是她,对我热嘲冷讽的是她,威胁我的还是她……是她逼我这么做的。”
    “蒂芬,你错了,在学校是我不对,可上次的事我不是威胁你,我只是顾及你的面子,我才这么做的。”
    “你顾及我的面子,我这么对你,你怎么会顾及我的面子呢?”
     “因为我们是朋友,真正的朋友。”
    只是一句这样的话,就让蒂芬落下泪水。对啊,我们是朋友,她怎么忘了果欣的单纯,她的那些话在她认为那是安慰人的呀,可她怎么会这么对待自己的朋友?
    “果欣,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我们还会是朋友吗?”
    “当然了,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这个秋天,她不单单是失去了,她还收获了人世间最富有的东西。

    点评:
    由于误会,造成了一对好朋友的友情分裂;澄清真相后又重归于好。蒂芬的狭隘是报复的根源。整个故事一气呵成,不留一点斧凿痕迹。作者能够把握人物的性格特征,比较恰当地去设计人物的动作和语言,主人公陈果欣,明智而又豁达,处处把历练放在首位,不乱方寸;大哥出场不多,但稳沉坚强,经验丰富。蒂芬虽然狭隘,但敢于承认错误、承担责任,性格不泛直率。文章主题也符合当今和谐的社会特征,也反映了作者的和谐美好愿望。(龚赤清)


 
© 安化马路口中学网版权所有 | 安化黑茶零售网 提供网站设计/维护 | 网站管理员登录

地址:湖南省安化县马路镇东风街     联系电话:0737-7772133

通用网址:安化县马路镇中学     国际域名:Http://www.mlz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