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校概况 | 教师风采 | 快乐校园 | 德育课堂 | 教学研究 | 飞雪迎春 | 教子有方 | 联系我们 | 访客留言
      迎春飞雪
      活动掠影
      雪园之歌
      雏鹰亮翅

奥特曼与怪兽(校园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奥特曼与怪兽(校园版)
                 九年级  153班  肖春芳

    “姑姑,我回来了。”不见其人,先闻其声,一听就知道是高音喇叭——刁刁回来了。
    “噢,是刁刁啊,未未刚回家,你姑姑出差去了,今晚住我们家吧!”对面未未的妈妈邓阿姨这样说。
    “唉,看来今晚又得住那个大怪兽家里了。”刁刁无奈地想。
    说到未未,刁刁心里的那个火啊,就直往上冒。未未和刁刁从小一起长大,未未的妈妈和刁刁的姑姑是一个单位的一对“油盐坛子。”连大人们都这样了,两人也就只能是“青梅竹马”了。
    可是,两人却是很不对味的“青梅竹马”。刁刁说,未未有三个毛病:第一个毛病是喜欢有事没事地看着天空,一脸忧伤的样子;第二个毛病是总喜欢居高临下地与别人对话,更恐怖的是嘴角含笑,一副笑里藏刀的样子;第三个毛病是老喜欢惹刁刁生气,而且还乐此不疲。总之,他们是像不对味儿的“青梅竹马。”
    比如说,他们话不投机……
    “喂,你怎么在我家?奥特曼不是住太空的吗?”未未阴阴地问道。
    “有原因!”刁刁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有什么原因?”未未追问。
    “有原因就是有原因,用得着向你报告吗?”刁刁只觉得有一股怒气直往上窜。你瞧瞧你瞧瞧,像这样无聊的对话在他俩认识的这十几年里已经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试想,如果没原因,我能呆在你这儿吗?全是一些废话。你就不能少说两句,让我省点儿口水吗?
    “可是……我们家不能收留外星人的哎!”未未还是饶有兴趣地奉献他的口水。
    “你……”刁刁突然眼前一亮“我来看着你呀!免得怪兽到处惹祸。扰乱地球和平。”
    “你……”未未被气得语无伦次,显然,这一局,刁刁胜。
    “刁刁,快过来吃鸡腿呀!阿姨可是给你留了一只最大的。”邓阿姨在厨房叫道。
    刁刁心情很好地大步走进厨房,刚一进门,便看见了那只特大号鸡腿,刚要伸手去拿,不料半路杀出人程咬金,被未未抢先一手抓了去,还挑衅似地咬了一口。
    刁刁气得直跺脚,“你……你存心的!”
    “谁存心的了?谁呀?我吗?没有呀!”未未依然是那种没有情绪波动的语调。
    “你敢说你没有?”
    “我是没有呀!你可不能血口喷人。”未未很沉稳地采用俯视的方式含笑望着刁刁,两颗鲍牙似乎在擂战鼓,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一个大怪兽。哼,不就是人长得高点儿吗?
    哇,又是这个笑容!这个笑容实在是太可恶了,刁刁拼命控制住要跺脚的自己,“好,我让你看看什么是血口喷人!”刁刁开始撸袖子。
    “得了得了,你们俩啊,一见面就吵架,未未,你就不能让着点刁刁吗?你要是把我未来儿媳妇儿给吓跑了,我可不饶你。”邓阿姨在一旁打趣。
    “妈(阿姨)!”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瞧瞧,连吵架都这么有默契……”邓阿姨一边偷笑着,一边自言自语道。
    “谁和他(她)有默契了。”又是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呵呵……呵呵……”有人正在偷笑。
    瞧瞧,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现在的大人怎么都这样呢?不知道会腐蚀未成年人思想吗?刁刁打心眼里郁闷着。
    再比如说,他们有莫名其妙的斗争心理。
    事实上,从幼儿园起,两人就从没闲过。这十几年来,他们过的都是莫名其妙的对峙岁月。两人都还挂着鼻涕虫的时候,小胳膊小拳头就经常往对方身上打。小时候,女孩子比男孩子发育得快,所以两人还斗得旗鼓相当,甚至手长脚长的刁刁有时还能占点上风。
    可是,谁也无法阻止自然规律的发展,上了初中后,事实雄辩地证明,未未已经是强者了,望着比自己足足高出一个头的未未,刁刁经常会感叹世事变幻无常。当然,刁刁也不是笨蛋,武斗不行改文斗,除了武力,别的什么都得争个高下。只是,双方家长就不明白了!孩子们这到底是在争个啥呀?
    唉呀!最近刁刁都快烦死了,由于未未是校队的,所以刁刁也莫名其妙地进了校队。为了筹办一星期以后的校运会,老班把班上女孩子都不敢报的几项长跑任务全给刁刁报了。殊不知,队里训练的时候偷着休息的就是以刁刁为首的那一伙,你说现在,能不急吗?
    比赛的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请三年级女子1000米第二组参赛选手到操场上集合……”广播里已经在叫第二遍了,颠颠看到刁刁还在慢吞吞地系鞋带,心里不禁一阵着急:“刁刁你快点,这都催好几遍了。”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这上吊也得让人先喘口气啊!你就别皇帝不急太监急了。刚跑完“女子800米”的刁刁很不满的嘟浓着。
    “什么?”颠颠说着就作出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架势,把粉拳往刁刁身上砸,刁刁却像兔子一样迅速蹦了出去,远处隐隐传来回音“大姐,行行好,就算是复仇也得先留着我这条小命去赴战场啊!”
    穿过报名处那拥挤的人群,刁刁发现了一个可疑人物,以她敏锐的洞察力看得出,又是那个家伙,“他来干吗?难道是来给我加油的?”但是这一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怎么可能?他可是自己多年以来的敌人啊,一定是来看我怎么出糗的!啊,一定不能输,加油!”
    “各就各位,预备……跑!”枪声一响,刁刁马上箭一般的冲了出去。前200米,刁刁一直跑在第一位,跑第二圈的时候,刁刁感到自己的双腿发软无力,速度慢了下来。朝阳变成成了血色的,空气似乎也凝固了,“刁刁你一定可以的,就算拼死也得跑完这1000米,绝对不能让那个大怪兽给看扁了……”她不断地给自己打气。可是步子仍是越迈越重,头晕,恶心,一阵阵袭来,胃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翻滚,天旋地转。人群里有个人的眉头越皱越紧,终于,在刁刁跑完最后一圈的时候,他跟了上去。
    “喂,奥特曼就这么点能耐吗?”他眉头往上一扬,似乎在挑衅。
    “就知道他来没好事。”刁刁这么想着,但倔强不服输的性格使她忽然就来了精神,心里什么都不管了,只想着要超越那个大怪兽,一定不能输的心理支撑看她。
    拼尽全力到达终点线时,刁刁看见了颠颠,还有不远处的未未,看到了那乱乱的头发下,舒展的眉头,不过,这次阳光的余晖洒在他身上,好像是多了几分可爱。
    “完了,这下要被他笑话了……”这是刁刁跨越终点线时的唯一想法。跨过终点线,刁刁就眼前一黑,瘫倒在颠颠身上,不省人事。
    刁刁再次醒来,已是半小时以后的事了。看到眼前无限放大的颠颠同学的脸,刁刁才发现,原来自己总算还没有被黑白无常拉走,她想挣扎着站起来,结果又是一阵满天星星乱转。
    “ 刁刁,你还是躺下吧!你大概是运动量太大了,休息一阵就会好的。”颠颠心疼地说。
    “没事儿,我跑第几?”
    “第二。”
    “唉,算了,不以成败论英雄。”刁刁开始发挥她的阿Q精神。
    “哦,对了,那个大怪兽有没有笑话我啊?”
    “你还说呢!要不是你们家小竹马背你来寝室,我还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呢!”
    “什么?他背我来的?呸呸呸……什么小竹马呀!”
    “真的,当时你昏倒了,我正感到无助的时候,他走过来,一声不吭的就把你背到了寝室,我看呀,这次多亏了他,你不知道,你跑步的时候,脸不知道白得有多吓人,好像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要不是他,我看你连最后一圈都跑不完。”
    “有那么吓人吗?”
    “嗯啦,其实他对你挺好的,你们俩和解算了。”
    “和解?哼,我们吵架了吗?” 刁刁一时语塞,于是随便搪塞了一句话。
比赛还在继续,刁刁一个人到教室拿水喝,水没找到,却在抽屉里摸出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自己最爱喝的优乐美奶茶,背后还贴着一张纸条:奥特曼同学,生病了不能喝生水的,请快快康复起来,再继续与我战斗!
    纸条上面没有落款,“战斗!战什么斗啊,你谁啊你……”刁刁同学的嘴角微微上场,她终于明白了。
    窗外的天空碧蓝如洗,小鸟欢快地唱着歌,就像此时刁刁的心情一样。

    点评:
    刁刁和未未从小青梅竹马,两人都要强,谁也不服输。到了关键时刻,未未却出奇地大方,毫不犹豫地把晕倒的刁刁背进寝室。两人性格,作者把握得非常好:刁刁好胜,命都豁出去了,倔强中包含几分鲁莽和冲动;未未好胜,稳打稳扎,不急不慢,成竹在胸。作者能把生活中的琐事演绎成作品中的精彩故事,足见作者的观察力和想象力。故事记叙也非常集中,抓住家中与赛场重点记叙,很有分寸地反映了精彩的现代生活。(龚赤清)




 
© 安化马路口中学网版权所有 | 安化黑茶零售网 提供网站设计/维护 | 网站管理员登录

地址:湖南省安化县马路镇东风街     联系电话:0737-7772133

通用网址:安化县马路镇中学     国际域名:Http://www.mlz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