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校概况 | 教师风采 | 快乐校园 | 德育课堂 | 教学研究 | 飞雪迎春 | 教子有方 | 联系我们 | 访客留言
      迎春飞雪
      活动掠影
      雪园之歌
      雏鹰亮翅

新版“围城”内外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新版“围城”内外
                九年级153班  肖春芳

    学校是我们的第二个家,也是我们的围城。
    天气越来越闷热,中考的日子也在慢慢逼近。走进教室,我突然想起小燕子的一句顺口溜:“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书本堆成山,个个读书狂。”
    没错,这是一间初三的教室,大家都在为了几个月后的中考拼命着。看着昔日的难兄难弟,一下子变得如此用功,我才发现,面对重点高中,我们——仅仅站在围城的城墙边上。

                             围城内
    终于到了教室,人是来了不少。有飞快地抄着作业的,有得意地吹着牛的,有沉沉地打着瞌睡的,当然也有边飞快地抄着作业边得意地吹着牛却没有打瞌睡的。
当我还在低头奋笔疾书,赶着完成昨天没有抄完的试卷时,我却忽然看见胖胖站在一张桌子上,如吃了摇头丸或是吃了兴奋剂似的,或是什么也没有吃而是中了彩票头奖,或是彩票头奖也没有中,只是有点神经病般讲述着什么。
    “告诉大家一个得以翻身解放的好消息。”那小子故意顿了顿,大有希特勒当年在啤洒馆里搞煽动时停下来看一看效果的用意。“今天中午,重点中学的领导要来我校招保送生。”     话音一落,教室像受到汶川大地震的余震冲击波一般,哄然声不亚于当年的逃难声,有的同学想凭借自己不凡的气度被选中,有的同学则想凭借自己不凡的成绩被保送,也有想拥有平凡的气度与平凡的成绩、又想想依靠自己不凡的运气被免试,于是皆大欢喜。
    学校里只要一有陌生人,就会引起大家的兴奋或好奇,就连送净化水的那位师傅都会得到意外的问好。听说那位新调来的清理垃圾池的老人,一个上午便被莫明其妙地问了五次好。当然,像我们这些拥有平凡的气度、平凡的成绩与平凡的运气的人,对于保送机会早已死了心的学生,日子也好过了起来。
    迎面走来的几位高不可攀的尖子生或是那些平日里只可远观而不可近视的mm们,都会对我们报以一笑。当然,凭他们的智商,凭她们的尊容,他们一眼便能看出我们不可能是领导。俗话说得好:“习惯成自然。”若现在不及时养成好习惯,见了领导,一时失措不会笑了,这可是件比火烧赤壁的损失还要大,或是他们继承汪精卫的“宁可错‘笑’一千,绝不肯错怒一次”,再不就是发扬周亚夫的细柳营精神,对皇帝也要严加检查,以防万一。
    领导的尊颜我们终是无缘见到啦,据说那只是个假消息。这下可气坏了我们这一班人,亚亚气得第二天照样迟到,胖胖气得把原本梳好的学生头又中分了,气得整理垃圾池的老人逢人便说“那些学生越来越没礼貌了。”气得我走在街上依旧没人瞧上眼……这一切犹如一个气球霎时间被鼓足了气,又在同一时刻爆炸了一般。

                                   围城外
    终于到了周未放学。
    终于可以离开这围城。轩轩要去给同学买礼物,我就陪她去了,到了精品屋,轩轩问我是狗漂亮,还是猪漂亮?我说猪漂亮,她就买了狗。回家路上路过百货精品平价店,轩轩说进去看看吧,我就不去,那儿的老板坏透了。轩轩说你忘了这还有其它好东西,我就跟她进去了。
    轩轩在挑风铃,我就去看音乐盒。我给第一个间乐盒上了发条,听出是《我是真的爱你》,不过有些跑调,又给第二个上了发条,调跑得连是什么都听不出了,于是干脆把所有的音乐盒都上了发条,让它们一起跑。老板说不买你不要乱动,动坏了你赔。我问,你这有不跑调的音乐盒吗?老板气得小胡子翘啊翘。轩轩拉着我正要离开,突然发现角落里有一个落满灰尘的小果果,正是四年前轩轩出41块钱老板死也不肯卖的那只。当初,轩轩上六年级,41元钱是她一个月的零用钱,而那只小果果的售价是91元钱。
    轩轩从角落里捡起小果果按了按它的眼睛,已经不会叫“I love you”了,老板连忙换了副笑脸,说:“小姑娘,你看小果果多可爱,原来卖91块呢,现在你如果真的喜欢就21块钱拿去吧,有一点点脏,回家洗一洗就行了嘛不是?”我说:“老板,你敲诈呀?这么个脏兮兮的破玩艺扔到大街上都没人要呢?你还想卖给我们,还卖21块……”轩轩什么也没说,拍了拍小果果身上的尘土装进书包,留下了21元钱。我愣了几秒,说,轩轩你傻了?用21块钱买了这么一个破东西回家?轩轩说我四年前就喜欢它,现在虽然不会说“I love you”了,但不管它变成怎样我都喜欢它,我在一旁听得有如坠进云里雾里,还以为她在说哪个男生呢?
    买完了东西就在路边喝好茶,忽然轩轩看见一个小孩,就问我:“你说,这小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我想也没想,说:“太——”。小孩被无辜地搅进两个女生的谈话中,小孩用很受伤的目光看着我们,我说,“太——难说了,也许是男的,又也许是女的。”(这句话后来被死党奉为经典)
    回家路上,天渐渐地黑了,我这心里就忐忑了,不是怕黑,而是怕回家晚了爸妈担心。心里还真标榜自己是个懂事的孩子,其实是怕回家晚了挨打。于是赶快找了个电话亭,谁知家里没人接,于是又高兴起来,原来爸妈都不在家呀,不但可以不挨打,晚上又可以看电视到很晚了,哈哈哈……
    走着走着,轩轩就到家了,我就自己边唱边跳回家去。快到家时,突然发现路口的人影好熟,竟然是爸爸妈妈。于是吓出一身冷汗,尽管并不曾做了什么亏心事。果然不出所料,当爸爸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时,我听到啪啪两声,屁股上就多了十个鲜红的手指印,耳边还伴着妈妈的声音:这么晚才回来,不知道爸妈多着急吗?这么不体谅大人,打死你都活该,这么不懂事……我像是被打傻了,还是走回家的路,竟然愣头愣脑推开门,看见了奶奶。原来奶奶来了。
    咦,救星到了!
    奶奶问:“孩子,你怎么了?这么晚进门也没叫奶奶。我说我爸打我了。奶奶一听气得脸上的肉抖呀抖,操起一条扫帚站在门口,爸妈尾随其后就到了。爸爸看见了奶奶发怒的样子,刚怯怯地叫了声“妈……”扫帚就落到他身上了,爸爸跑,奶奶颠着小脚在后面追:“我让你打孩子,有什么话不好好说,你打我也打,看疼的是谁……”
    我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嘿,幸好奶奶来了,不然死定了……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在大声呼喊:
    “中考去。中考去。”第二天一早,太阳出来了,辉映着我们轰轰烈烈的中考之路!路边的露珠像一颗颗晶莹别透的珍珠,闪着耀眼的光芒。

    点评:
    当今社会,很多人把家庭比作围城,那是法律与道德规范了人们的言行;而学生把学校比作围城,则是孩子们向社会提出的一个尖锐问题。中考、高考,令孩子们不堪重负,再加上这么多年,中国这样的泱泱大国,竟然培养不出一个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在下认为,就是与这“围城”有关,教改是时候了。作者善于观察,触角灵敏,把真实感受写出来,把心灵的天空展示出来,丰富了作品的内涵。同时,动作、语言描写非常到位,一个叛逆孩子的形象跃然纸上。(龚亦清  点评)



 
© 安化马路口中学网版权所有 | 安化黑茶零售网 提供网站设计/维护 | 网站管理员登录

地址:湖南省安化县马路镇东风街     联系电话:0737-7772133

通用网址:安化县马路镇中学     国际域名:Http://www.mlz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