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校概况 | 教师风采 | 快乐校园 | 德育课堂 | 教学研究 | 飞雪迎春 | 教子有方 | 联系我们 | 访客留言
      迎春飞雪
      活动掠影
      雪园之歌
      雏鹰亮翅

程 隆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程    隆
                             邓振坤
     程强,现在身上有说不出的难受。
    要说,在工地上干活的,没有个病的少之又少。修筑房子,最重要的不是钱,而是心血,是消耗工人的心血,工人的命。
    程强也去医院做了体检,可捣腾了半天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本来现在的人都是亚健康,身体好坏也不是那薄薄的一张体检单能够表达得出的。
他是去超市给儿子买书包,儿子上初中,他得给儿子置办身新衣服。平时他干什么都舍不得,婆娘走得早,被车撞的,司机逃之夭夭,什么都没得到。他得扛起整个家。他什么都小气,唯独对儿子舍得,按他的话来说就是宁肯他吃糠,也不愿儿子喝汤。 
     老程路过超市门口时,那儿聚了许多人,有摄像头,有三角架。老程觉得这热闹有点过头,也有点看头,就不知现在连狗拉不出屎也会叫电视台的人来。老程向前挤挤,尽管他觉得自己走路心慌气闷,眼前一阵发黑,也不多想,一个劲的往前凑,刚看清是什么献爱心活动就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就这些?”我有些不甘,问正躺在病床上的老程。
    “差不多了,后来的事你们都清楚,还得多谢谢你们啊,要不是你们,我这条老命怕就……”尽管气色虚弱,但看得出老程一脸的感激。
    我摆摆手,示意我们要走了,这时,一直在旁边不说话、削苹果的小男孩站了起来,表示要送送我们,我想也好,看看能不能从男孩口中知道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我笑着,摸了摸他有些乱的头发,看着他劣制的假阿迪标志,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程隆。”他低着头,敛着眼,不敢与我正视。
“成龙? 哈哈!”后面扛摄像机的哈子笑了起来,我瞪了他一眼,继续问道:“你    爸爸在这昏倒之前有什么先兆么?”
    他摇了摇头,忽而又像想起来什么一样:“好像以前听见他经常咳嗽,走路还容易喘气。”
    “噢?”我心中一惊,转而打消了那个想法。
    “你在哪上学?”我话锋突转。
    “田园小学。”很熟练的答道。
    “哦,那么,再见!”我跨上了面包车,回头向他喊。
    他没点头,只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我们的车慢慢驶去,而他的身影却在风中渐渐消失。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我一脸正经地向上司汇报。
    他啜了一口茶,把眼镜推了推,向椅上一靠:“那么,没什么题材啊,仅仅是在街上摔倒了,似乎也调不起观众的兴趣啊!”
    “然而是。”他挠了挠没剩下几根的头发,说道:“又摔在慈善现场最醒目的地方,全电视台这么多观众看到了,可恨,还是现在直播。”
    “鸡肋。”我说了句。
    “那确定!”忽然,他凑近我,使他脸上的肥肉被我一览无余:“你一定能想出法子了吧,小子。你可一向是我们办公室的智多星,那么,这次也全靠你啦。“可能会从他儿子那儿取得进展吧。”我认真地说道。
    “依你的,有困难跟我讲。”说完,他又恢复了领导的趾高气扬,踱着步往办公室外走去。我揉了揉头,继续工作起来。
    第二天五点多,我在校门口等程隆,铃刚响没多久,程隆就冒出了头,我有点惊讶,向他喊道:“上来,小子,跑这么快?”
    他只是“嗯”了声,上车说他得赶回去给他爸爸做饭。我就没多说,载着他到了他家。
    很简洁很寒酸的小屋,整洁是指那个书桌,很大很整洁,寒酸则是没有件像样的家具。
    “要帮忙么?”我站着不动,对他说。
    “谢谢,不用啦。”他头也不抬,熟练地将各种厨具摆弄着,炒得乒乓的很有规律。“我都会,我什么都学会了。”然后又去医院,将饭菜递给了他爸爸,由于还是没查清什么病,他父亲暂时还得留在医院。
    我和他闲聊了一会儿,有些打趣地跟他说:“你儿子跑得真快哩,我听见铃刚响,小程就出来了。”
    老程脸上立马放出了光采,眉飞色舞地跟我讲起了小程天生走路就比别人走得早,到八岁溜窜得大人也抓不住,后来越来越快,一直都是田径队的主力,只是后来交不起培训费,所以学校只是去与其他学校比赛的时候叫上他,而平时是不参加集训的。
    这时候,小程脸一红,叫了声:“爸……”示意别再说了。
    我发现老程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然后跟他笑着打声招呼,不久就离开了。  
    车上,我一路思索着,旁边扛摄像机的小哥哼着个小调,悠闲得不得了。我转过头,突然问了他句:“你说,我们做新闻是为什么?”
    “这个嘛!。”他挠挠头,有些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把更多的事报导出来,让大家来关注啦!”
    “那么,如果只是关注,而没起到作用呢!”我盯着他的眼睛,弄得他也不自在起来。
    “那就不关我们的事啦,真的!”他答道。
    我低下头,不再说话。忽而,车外打了个响雷,天上黑云滚滚,不断涌动,似乎在配合着响雷们肆虐,闪电象蛇一样的狂扭,又如某张怪兽的血盆大口,一点点将仅存的白云吞噬。白云却又不甘,挣扎着要逃出虎口,但最终却消失在乌黑之中……
    我拔下了根头发——在我想问题的时候总是喜欢拔下头发,这种细小且短暂的微痛可以缓解脑中的巨痛。我把头发用手捏着,用力一吹,那根乌丝便在空中飞舞。
    “那就这样办吧!”
    过了一天,我就从小程的班主任手中拿到了他以前的各种奖状与奖杯。这些都无一例外地放在学校荣誉间的角落,为这该死的学校贴金。本来那个女人还不肯给的,亦或只是有点迟疑,但一听能够将此曝光出去,顺便把“田园”那两个字往镜头上一露,都恨不得把整间教室的奖状都递给我。
    “嘿嘿,记者同志还需要吗?”那女人笑着说。
    “不用了,谢谢啦。”我说道。
    “嗯,嗯,那个程隆啊,是个好同学,平时遵守纪律,懂礼貌,和同学互帮互助……”她继续喋喋不休。
    我“嗯”了几声,却没再理睬,径直出了教室。我知道,再说下去,无疑也是对程隆的夸奖,尽管这其中,大多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向上司那征询意见之后,我很快便拿到了许可。这其实都是过场,新闻弄好了,甜头给他;弄砸了,烂摊子我收,在人与人之间,很多都是没有公平可讲的。  两星期后,我主编的电视节目《父亲晕倒,儿子爱心长跑》取得了巨大成功,题材是从爱心捐款看到他父亲晕倒开始,到男孩从夕阳中奔跑而结束,整个过程只有旁白,很多都是采访男孩的视频。画面中还介绍了他父亲的症状,希望有专家能够帮忙。我本意就是想以儿子的精神来感动大家,虽然已经有许多类似的题材,但用爱心跑步来体现,还是很能调动观众口味。
    “我真是太感动了,那么瘦一个小男孩,竟跑得那么快。真为他爸争气啊。”  “好深的父子情啊!”
    “男孩是第2个洪战辉。”
    “……”
    节目播出后,办公室出现了很多这样的电话,纷纷诉说着他们的同情与感动。观众呼声很高,这倒让上司对我的评价不断上升。
    “干得不错,小子,真不愧是我们的智囊!”他拍拍我的肩膀。
    “哪里,还不是您领导有方!”我看着他回答。
    “哈哈!”他啜了口茶,算是默许了。
    情况都在想象中进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找到我们要求联系程隆,给他补交训练费啊,送上训练器材啊,管他今后的学费啊,诸如此类。
    老程总是乐呵呵地看着儿子,像是看着希望与未来。那天我将一个光头的富豪带到了病房,他先是表示能包管小程所有费用,既而摸了摸小程的头,说道:“小秋子,真勇敢啊,我正好没有儿子,做我干儿子怎么样?
    此刻,病房里沉默了好一阵,我似乎听到了心脏的撞击声和沉重的呼吸声。    “哈哈,我没问题,小程多认个干爹也好啊,万一我……”老程没再说下去。“嗯”似乎难以启齿。
    我有些尴尬地带着光头走了,离开时,小程出来送我,这时,我却发现小程的身影却没有先前单薄了,脸上透出光,却少了希望。
程强的病始终查出,起初是被认为有气喘,后来又觉得以前没这现象,不可能是先天得的。
    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在工地长期工作的工人,出现这种状况,我的心里又浮现出一种不详的预感。
    “你以前在工地干什么!”我严肃地问道。
    此时躺在床上的程强,突然像来了精神一般,连忙答道:“风口爆破!”
    我急忙叫来医生,要求进行肺部X光。以前老程觉得没必要,认为痰多了。     “我出钱!”我几乎是喊。
    结果出来了,跟我预料地一样,肺部上那漆黑的一片便可说明一切。
    我带着他来到了工伤鉴定处,要求进行工伤鉴定,答案却是:“有合同么?” “嘛合同?”老程一头雾水。
     “工地签的那种? ”如同当头棒喝。
    像他们这种工人,哪儿有钱上哪,岂能有这些东西?
    “也好,幸亏你们,娃儿有保障啦!”老程准备回家,“沉肺”这种病说白了就是等死,只是快慢问题。
    程隆一直紧握拳头,迟迟不肯松开。
    我们觉得再继续下去,也没什么价值了,都是叹其命苦,下楼钻进面包车。此时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声势浩荡,恍如开天破石,雷声咆哮,又如万个巨鬼在哀鸣。
    我不经意间一回头,一个身影如猎豹般向我们奔来,身上还穿着别人送他的衣服,脚上还穿着别人的鞋子,他把这些东西统统扔掉,光着脚在泥泞中跑动,正像一只野兽在布满荆棘的路上狂奔。他靠近我们,用手敲打着我的车窗。夹杂着窗声,他喊得声嘶力竭!
    “救救我爸!救救我爸!”他哭得昏天暗地,浑身的泪水与雨水混之一体。  那一刻,我后悔了。

    点评:
    本文可以看作是作者《蝼蚁》的姊妹篇,只是表现的主要人物不同而已。小程隆的聪明、懂事是让人惊讶的,那种独立的能力是现代青少年所做不到的。学习、长跑训练、做饭,都是自己安排、自觉完成。父亲是他的全部希望,父爱在支撑着他。作者对人物外貌、语言、行动的描写非常细腻,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结尾的特写虽然简单,却扣人心弦,车窗外泪与雨的模糊哭泣,就是对不幸命运的诉说。(龚赤清)


真情绽放

 
© 安化马路口中学网版权所有 | 安化黑茶零售网 提供网站设计/维护 | 网站管理员登录

地址:湖南省安化县马路镇东风街     联系电话:0737-7772133

通用网址:安化县马路镇中学     国际域名:Http://www.mlz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