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校概况 | 教师风采 | 快乐校园 | 德育课堂 | 教学研究 | 飞雪迎春 | 教子有方 | 联系我们 | 访客留言
      迎春飞雪
      活动掠影
      雪园之歌
      雏鹰亮翅

大约在冬季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大约在冬季
                         李超群
        冬季,草木枯荣,大雪纷飞,寒风冷冽,衣加的青春,却是青翠欲滴。
                                    
                                       一
   衣加在读高一,冬天的学校是她最不想去的地方。她不喜欢即使裹着厚重的棉衣还是觉得手脚冰凉地坐在教室前面,她不喜欢空气里弥漫的逼人的慵懒,不喜欢从教室出来后像是踏进冰窖的感觉。但是不喜欢又能怎样呢,她只是万千学子中的一个而已。
    教室后面的黑板上不停地更换着主题,世博、安全一类的,衣加不注意这些,她只默默放着,还有几天才出新的黑板报,那个人又要在那黑板上忙活,涂涂画画啦。衣加总爱看他眯着眼认真画画的模样,那里的他在她眼里是最好看的人儿。

                                       二
    从教室出来立即感到了汹涌而来的寒意,衣加望了一眼有着单调暗黑的天空,裹紧大衣便去十五班等秦瑜。自打俩人相识又成为好友后,便约定谁先下课早就去对方班级门口等,然后一起去食堂或者寝室。原以为捡了很大的便宜,不料秦瑜的班主任是全年级最爱拖堂的人。秦瑜对此的解释是,反正老班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却还单身,当然会有些剩女情绪,只好把心里的寂寞宣泄在我们这帮祖国的小花朵身上喽。
    就在衣加与寒冷斗争了二十分钟之后,她终于在十五班涌出的人流中看到了秦瑜那张熟悉的脸。
    “你还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没办法。”秦瑜伸手重新围了围她白色的羊毛巾,“走吧。”
     楼道里的学生人挤人,俩人不必向前走,也能被人流推涌着向前。也只有在此时,衣加才深谙计划生育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衣加和秦瑜相互依偎着抵挡严寒,朝宿舍的方向走去。
    “快放假了。”秦瑜冷不了冒出几个字。
    “放假了才好呢。”衣加没有看秦瑜,她在踩路灯下自己的影子。
    “嗯,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放假了,高二要重新分班,那你和他……”说到这里,秦瑜打住了,没有断续说下去的意思。衣加知道她说的他是谁。那个一直在她心中的人——“零”。

                                   三
    衣加不知道这种迷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去年看到他的画惊艳之后开始的吗?还是那次篮球赛见他在场上左冲右突挥洒汗水,而后支撑不住,倒地抽筋开始的?衣加记不真切了。只是有时候会问自己,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在意他的一言一行;从何时开始在乎自己在他面前的表现,看见他会心跳加速;从何时开始,他不得不把这种迷恋定义为:喜欢。
    零几乎符合衣加对男孩子的一切要求。白净的脸,清瘦的身材,干净爽朗的笑容。穿白色T恤黑色外套,浅颜色的牛仔和干净的鞋。每次看他,他总是独自安静地做着事。没事的时候,衣加会想着各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有关零的浪漫场景。但只是想,她心里清楚得很。她明白自己在读普高,自己只是重点班的一员,不努力就会落于人后。她知道年少的感情兴许不能拿到阳光下暴晒,但她又管不住自己的感情,心里边也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每每及此,只觉有一种虚脱、窒息、无力像被人掐住脖子般的难受,欲哭无泪,又欲罢不能。
    衣加常见他与邻座女生说笑,鼻子就犯酸。如若每个人都有缺点的话,那么零的缺点就是他对每个人都很好,一样的温柔一样的微笑。让人猜不着,摸不透。
    “什么嘛,他难道感觉不出来那个女生对他有意思。”下午放学,衣加愤愤地向秦瑜发泄。
    “你那叫嫉妒。”秦瑜说着。手捧着热气腾腾的牛奶,“只有才能温暖我的心。”衣加想。

                                   四
    确实已经到了冬天最冷的时候。衣加这天早晨将醒未醒之时,忽然听宿舍楼下有人兴奋地喊:“下雪啦!好大的雪呀!”衣加忙起身去看,只见雪花张狂而下,目之所及,全是洁白飞舞的精灵,一场雪,全落在衣加心里头,令她的心宁静不少,也寒冷不少。
    下雪了,离放假更近了吧。衣加想,衣加走下楼,凉凉的。她突然想到零,他就是自己手中的一把雪,握得越紧,流失得越快。
    下午学校放半天假,即使天降大雪,出校的学生依然不减。衣加和秦瑜赶到校门口时,见零已站在那里。在众多学生中,被黑色大衣包裹着的零,成了衣加眼里的唯一。衣加是近视,但她能看见零的表情。他不知道是在看远方的建筑还是纷飞的雪花,他一脸恬淡无争。雪花轻轻落在他的肩上、发梢,令他看起来如此淡雅洁净安详。
    上车时,零随在人流后,衣加和瑜坐在最后面。车上人很多,衣加寻觅到零的脸,依然沉静。车窗上蒙了厚厚的水汽,衣加想画一个心形,但怕矫情,就此罢了,只胡乱画了几下。
    秦瑜用胳膊碰了碰衣加,“喂,他在看你噢。”
    “是么,哦。”衣加心跳得厉害,只能用最短的句子来回答。
车停了一站又一站,无数人上车,无数人离开。零一直站在离衣加不远的地方,但衣加觉得非常远。
    衣加在离自己的目的地还很远的地方就下车了。她好不容易挤过一个个穿着厚厚羽绒服的人,来到下车的地方。她只是害怕,零会看不见她。那么比他早下车,应该可以了吧。
    衣加站在车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了伞。雪不大,没有风,所以它们舞动得轻曼,像极了琼瑶小说的场景。
    撑起伞的瞬间,衣加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程衣加,程衣加。”
    有时,你也许只是一个轻微的动作,但在乎你的人会永远知道。
    有时,你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的念想,但关心你的人却能猜得到。
    有的,你也许不会想到,你一直注意的人也在注意着你。

                                 五
    两人在雪中步行。
    “你准备去哪儿?”零的声音在冬季依然温润。
    “哦,去,去特百惠超市。”衣加慌乱中说了一个较远的超市。
    “那好,我送你去吧。”零笑了,衣加却不懂,衣加只觉得心里仿佛有朵洁白的曼陀罗花刹那间绽放了。
    衣加低着头,她看不到零的表情,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两人一直往前走。耳畔鸣笛,风雪中急着赶回家的匆匆的路人,来往的车辆轧在雪地上发出沙沙声,明明喧嚣,衣加却觉得          安静得只剩他和自己两个人。真希望时间静止。
    可是时间总会平缓流淌,路,也会有尽头。
    “零,我有话对你说。”不知哪来的勇气,走在零身边的衣加忽然停下,轻轻呢喃道。
    衣加抬起头望着零,他的脸依然白净,恬淡的表情让人温暖。零的鼻子红红的,长睫毛上沾了雪丝。衣加看着他,嘴唇动了动,却忽然想起很多次下课时间,零却戴着眼镜,安静地做题。想起他在图书馆查阅资料的背影。这是即将放假的下午,这是迎考的关键时刻。而零在积极备考在朝着自己的梦想一步步努力,自己没有理由扰乱他的步伐。
   衣加释然了。一直堆积在心中的情绪一瞬间被解开。她可以继续守护心中圣洁的天地,不必让人探寻。
    大约是在冬季,草木枯荣,大雪纷飞,寒风冷冽,衣加的青春,却是青翠欲滴。

    点评:
    文章塑造了衣加的形象,她珍惜友情,渴望纯真爱情,并且富有勇气,把握机会。在记叙情节的过程中,神态描写,行动描写,心理描写都很到位。字里行间流露出幸福的情愫。与零的相聚极具戏剧性。
                                        龚赤清   点评



 
© 安化马路口中学网版权所有 | 安化黑茶零售网 提供网站设计/维护 | 网站管理员登录

地址:湖南省安化县马路镇东风街     联系电话:0737-7772133

通用网址:安化县马路镇中学     国际域名:Http://www.mlz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