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校概况 | 教师风采 | 快乐校园 | 德育课堂 | 教学研究 | 飞雪迎春 | 教子有方 | 联系我们 | 访客留言
      迎春飞雪
      活动掠影
      雪园之歌
      雏鹰亮翅

去他三舅二姥爷的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去他三舅二姥爷的
                        九年级161班邓晨娟

    童年的林末,一直都跟假小子一样。
    跟邻居家的男孩爬树、掏鸟蛋,往人家锁眼里塞铅笔芯,往女孩子口袋里塞毛毛虫……总之,坏事干了一萝筐。有家长领着孩子堵到门口来告状,爷爷叼着旱烟从屋子里出来骂林末,骂的花样很多,唯独不变的是开始要骂句:去他三舅二姥爷的,然后劈雳啪啦开骂:“要欺负你就欺负山里的虎,水里的龙,那么个小绵羊似的丫头你欺负她有什么劲?你看把人家这脸挠的,打人不打脸,你照屁股上踢呀……”
    林末听了,把脸扭过去冲墙,偷偷乐,肩膀一晃一晃的。那孩子妈听出了门道,拉着孩子嘟嘟嚷嚷走了,她跟自家孩子说:“以后离林末远点。难怪出了小霸王,是老霸王惯的!”
    那边爷爷拉长了声音喊:“末子,去把爷爷那瓶五粮液拿来!”
    林末翘着嘴不动弹,她知道爷爷并不是真的想喝酒,他只是想让别人知道,他是喝得起五粮液的。想欺负他,想欺负他眼珠儿一样的孙女?没门儿。
    林末八岁了,上小学一年级,可才到学校一天,她就不高兴了。老师安排值日表,有好多个男孩子举起手报告说不会扫地擦桌子,那不都是女孩干的事吗?
    新来的扎马辫的老师很生气:“这是重男轻女,是错误的,男孩女孩都一样。”
    有个男孩子突然插话:“老师,我知道什么是重男轻女,林末家就是,她爸妈生了弟弟就不要她了,她是没人要的小孩……”
    林末听了,大眼睛眨上眨,突然老虎似地冲向了那个男孩。两只手抓脸,脚使劲踢,嘴也胡乱咬。弄得男孩鬼哭狼嚎。
    这回告状的是马尾老师。
    爷爷看了看头发散开,脸弄得花猫一样的林末,说:“去他三舅二姥爷的,那孩子该揍,我没在,要我在,他屁股准开花了。我家末子宝贝着呢,谁说没人要了?”
    爷爷的话惹出了林末眼里的滔天泪水。那晚她哭个没休,眼睛肿成了桃子,她问:“爷爷,是不是爸妈真的不要我了?是不是你们都喜欢弟弟?”
    爷爷搂着她,叹了口气,说:“末子,很多事,你现在还不懂”。
    第二天,林末的爸妈就赶来了。爷爷发了火,他说:“孩子那么小,不在爸妈跟前,多委屈啊,还有,她在这村里上学能有啥出息!”
    爸爸说:“我们是想把末末接回去,不是怕您……”
    爷爷敲了敲烟袋,说:“为了孙女,我也进城。”
    过了三四天,他们就进城了。
    尽管爸爸是孝子,但林末和爷爷还是很拘束。林末要上学,爷爷就趴在窗台上抽旱烟。他很不习惯城里,没有大片大片的树林子,也没有大束大束的野山茶。可是孙女有出息呀。
    的确很有出息。林末经常捧着奖状给爷爷瞧,爷爷笑呵呵地摸着林末的头:“咱家末子真长脸。”只是爷爷老了很多,腰弯了,头发几乎全白了,更要命的他总是咳嗽,喘气声时断时续。林末知道他是不适应城里的空气。
    林末所怕的不幸还是来了,爷爷得了肺癌。
    那天下午,深秋难得的暖和,爷爷断断续续地说话。
    他问林末:“末子,你恨不恨我?”
    林末答:“爷爷,我怎么会恨你?”
    浑浊的泪从爷爷树皮一样粗糙的脸上滚落,又是一阵喘,他说:“末子,爷爷对……对不住你啊,当时……是我要你爸妈带走小……小初的。”
    林末好不容易收住的泪又涌了出来。她倔强地扭过头,听着爷爷的道歉声一点一点地变小,然后消失。
    林末哭得伤心欲绝。林初跪在她身旁,眼眶红红的,说:“姐,你一直很幸福,爷爷走之前跟我说,你——很孤单,要我多陪陪你。”
    这时,林末的眼泪就像决开了堤的洪水……
                                               指导教师  袁泰清

    点评:
    这篇文章很有创意:首先是标题新颖。标题是爷爷骂人时的一句口头禅,就是这句口头禅,饱含了爷爷对林末的袒护和偏爱。第二是主题新颖,向重男轻女挑战的主题,这是一种勇气的宣告。第三是情节新颖。林末惹事,别人找上门来,爷爷却是明骂暗护,将来人气走。为了林末有出息,爷爷跟林末一起进城。临死前的爷爷更是疼爱有加,不忍分离。这是作者创新思维浓墨重彩的一笔。(龚赤清)
 
© 安化马路口中学网版权所有 | 安化黑茶零售网 提供网站设计/维护 | 网站管理员登录

地址:湖南省安化县马路镇东风街     联系电话:0737-7772133

通用网址:安化县马路镇中学     国际域名:Http://www.mlzzx.com